小说:他们两个人对视,空气都变得甜蜜了起来,她满脸通红

宋一诺直视前方,没有任何愤怒。一张小脸是白色的,没有颜色,甚至青色的血管也清晰可见。她经常想,如果不是,如果她还在那里,她和唐友南今天会走这一步吗?

“四个叔叔,男人会关心那部薄膜吗?”

沉存熙微微扬起眉毛,仿佛他没想到她会问这样一个直接的问题。他的眼睛很深,他的声音有点震惊。 “你想让我正式回答你,还是私下回答你?”

宋一诺在要求出口时后悔了。沉存熙是她的长辈。她问长辈这样的问题,既不合适又令人尴尬。她迅速站起来,装满了记忆,然后扇起了风。 “它太热了,我说的是什么?今天真的很热,天气很热,我想回家吹空调。”

沉存熙拍得像个力量,紧紧抓住她的手腕,做了一点力气。宋一诺被拉回替补席坐下。她以一种错误的方式看着他的脸,那只狭窄的凤凰,带着一丝微笑,她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她的头皮麻木了,现在她意识到沉存熙是一个男人,除了她的长辈。

两者非常接近,以至于她可以算出有多少睫毛贴近她的呼吸,身上充满了新鲜的烟草味,与男士须后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

这段距离不是老年人和年轻一代之间的安全距离。

宋一诺垂下来避开了他过于集中的目光,她悄悄地走到了板凳的一边

他的呼吸在她的脸上闷热,宋一诺的耳根开始燃烧,她用了几点力,但也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力量在增加。她甚至感觉到他的拇指和腹部轻轻地摩擦着她的手腕,一种羞耻感使她抬起头来。

沉存熙悄悄地和她对峙。冯小莉如此猛烈地澎湃,以至于无法透视。她的心跳加快了,她突然感觉到她周围的空气开始变薄,她的呼吸变得困难。

“沉存熙,你放手!”宋一诺很生气,也不在乎他是不是长老叫他的名字,如果他有长老,他怎么能做出如此荒谬的举动。

这是沉存熙第一次听到她叫他的名字,他感到羞愧和愤怒,但他甚至对他的“四个无法消息”大喊大叫,这让他感到很舒服。他的嘴唇微微弯曲,他轻笑道:“你不是在问我,男人是否关心那部电影?”

“.”此时,提出这个问题只会让她感到不舒服。

沉存熙看着她急剧跳跃的身影沉存熙,等了五年。此刻,你有什么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