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太子出宫探望臧氏,偷偷和王儿姁定下终身之约

文帝只是拒绝允许家人重新进入宫殿,但没有说王子和王皓不会被允许看到他们。

三月的一天,刘琦带着王皓和夏儿一起去参观宫殿。为了避免引起汉武帝的不满,刘琦没有使用太子,但微服旅行,除了随行的守卫外,没有更多的人。

对于刘琦的到来,俞被感动了。无论如何,毒害王子的想法实际上是被迫的,它被认为是死刑。

“殿下即将到来,女人们都害怕它。”在刘琦进入院子后,严带着家人在门口迎接他。

刘琦上前帮助齐,温妍安慰道:“夫人,你不必礼貌,你们都起床了。”

进入大厅后,刘琦和王皓坐在朝南的北面,右手边是臧,背后是万格站;在左边是王昕夫妇,其次是田昊和天生兄弟。

刘琦带头说:“去年,你也是受害者。这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今天我来这里为你道歉。”

汉族的家人匆匆站起来,俞的眼睛更加含泪:“女人的罪孽得不到赦免,殿下仍然如此慷慨,让女人们更加感激。”

王子看着田晓,笑着说:“你的孩子很聪明,可以谈论你多久经常在身上涂一些汗药?”

田昊很尴尬,说实话。刘淇忍不住微笑道:“那么老师,老师一定要头疼?”

严的愤怒地说:“顽固的孩子,不好看,网上做一些招数,下次我看你不杀你!”

田昊反驳说:“母亲,如果不是我的汗水,你的两个小儿子可能不会在那里。”

“你,你这个臭男孩,其实敢于争辩,看我不杀你!”

“妈妈,算了吧。虽然田晓不是学生,但他的大脑非常好。这一次,多亏了他。”王宇插话。

当我听到姐姐支持自己的时候,田昊直接躲在她妹妹身后,对悲伤的脸大喊:“来吧,过来,来打我吧。”

刘琦转向田伟道:“你妈妈说这很有意义。将来不要大惊小怪。来吧,这块玉是我小时候的时间,我会把它给你。”/p>

在那之后,刘琦从腰间解开了一块玉,有一句话不太正确。田浩高兴极了,双手被接管了。郎说:“谢太子。”

午饭后,刘淇偷偷找到了王二珍,真诚地说:“谢谢,如果不是你,我恐怕此刻不会见到你。”

王儿匆匆说道:“殿下很重。如果不是我们,小偷就有机会毒死。”

“姐姐不说这个,你妹妹一年救了我一次。去年你救了我一次。你的姐妹是我的伟大恩人。”

“孩子们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王子是一个善良的人,所谓的姬人有自己的自然世界,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

“你觉得我是个好人吗?”刘淇忍不住问道。

“在我儿媳妇的心中,殿下一直是个好人。”王二号低声说。

看着这个善良而虚弱的女孩,刘琦不禁感受到了强烈的保护欲望。埋藏在心底的话脱口而出:“孩子,你愿意进入宫殿做我的女人吗?”

王二珍从未想到王子会这么直接地问,桃花飞扬在他的脸上,更加美丽,刘琦看上去很生气。

“只要殿下真的对待我,我的儿媳一直愿意成为殿下的女人。”

有一会儿,刘淇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抓住王的手递给她一个碧玉:“当父亲离开时,我会带你进入宫殿。” p>

这是一种非常精致的碧玉,蝎子是金色的,头部是碧玉,晶莹剔透,是一种难得的上品。

王二珍接过碧玉,紧紧握住它,专注于头部:“我在等。我希望殿下不吃。”

离开时,刘琦特意留下了一百金,并且还说:“将来,如果你有什么,可以让小儿传递消息。”从那以后,小儿有另一个出门的理由,她很兴奋。充满希望。

回到宫殿后,刘琦兴奋地躺在路英亭,还在想着下午的场景和王尔的忏悔。王皓静静地走着,轻轻地帮助刘凯放松双腿。

“嘿,我要带你的妹妹进宫,你不会生气吗?”刘琦看着王浩问道。

“朝臣们不敢。”

“这是真的吗?”刘淇坐起来,用手托住王皓的下巴。

“他的殿下是王子,或未来的皇帝。可能有很多女性,你可以爱很多女人。只有下一个是朝臣,你才能爱下一个人。”

“你觉得不公平吗?”

“不,自从我第一次进入宫殿以来,我知道这是一个皇室女性的命运。没有不公平的事情。”

刘琦盯着王皓一会儿,笑了笑。 “你很聪明,但有时愚蠢也不是坏事。”

“实际上,我的侄子是最愚蠢的,我的心深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