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安集团持续巨亏负债达465亿 2家上市公司业绩复苏

债务危机爆发一年多后,敦安集团继续遭受巨额亏损。

9月2日,“新京报”记者了解到,2019年敦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敦安集团”)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营业总收入为151.35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5.7%;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17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为2.73亿元人民币。

据“新京报”报道,2018年底敦安集团的净资产为156.98亿元,2018年的净利润为-40.24亿元,亏损额达到净资产的25.63%,其中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 - 21.96亿元。

但是,根据敦安上市公司的业绩,敦安的环境和江南化工的表现已经悄然恢复。

两家敦安上市公司业绩恢复

江南化工最新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4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0.24%;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9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83.5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5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97.03%。

据报道,江南化工是一家多元化的公司,拥有民用爆炸业务和新能源业务的双核驱动。 2019年上半年,民用爆炸业营业收入达到11.16亿元,占收入的75.36%;新能源业务营业收入3.65亿元,占收入的24.64%。

江南化工在半年报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面临民爆产业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控股股东的短期流动性风险,主要原材料价格高企等挑战。在这种情况下,民爆的商业部门稳步提升,利润总额大幅增加,新能源产业得以实现。商业部门稳步增长。

江南化工也对2019年1 - 9月的经营业绩做出了乐观估计。净利润预计为正,同比增长超过50%。

8月下旬,江南化工宣布计划终止部分筹资投资项目,并将余下的收益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根据公告,江南化工表示,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募集资金使用效率,降低财务费用,公司拟终止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安徽江南爆破工程有限公司矿山工程总经理承包与矿山生态修复工程“和”新疆天河爆破“工程有限公司爆破工程综合技术改造项目”,“四川宇泰特种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矿井爆破工程一体化工程”和“数字民用爆炸工业”连锁项目“,四个募集资金项目筹集的剩余资金总额为.42万元(含利息收入3,351,700元,具体金额以资金转出当日的银行结余为准)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江南化工表示,除了推广部分融资项目的困难外,建议终止部分集资投资项目的原因也是由于公司的营运资金需求。

根据公告,由于控股股东的流动性风险,自2018年5月以来,江南化工原合作银行的信贷业务停滞不前,信贷额度有所延长;江南化工自有资金难以满足公司业务增长的流动性需求,导致公司短期内需要流动性不足的运营。

江南化工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底,公司获得了11.46亿元的银行信贷,截至2019年6月底,该公司的信贷额降至5.165亿元。

江南化工表示,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募集资金,促进公司的后续管理和长远发展,公司打算永久补充一些募集资金项目筹集的剩余资金,以补充周转资金。发展公司的主营业务。它有利于满足公司日常运营流动性的需求,缓解公司的财务压力,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6.88亿元,同比下降0.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807.47%;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4亿元,同比增长1228.46%。

Shield的环境表示,利润同比增长的原因是公司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增加以及补偿收入的影响;根据半年报,盾构环境资产的处置收入为4.29亿元,占利润总额的83.90%。主要是诸暨市国有土地上征收房屋所产生的收入。

此外,Dunan Environment表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增加主要是由于报告期内薪资费用减少,库存控制导致经营现金支出减少以及银行承兑折扣增加法案。

Dunan集团仍处于亏损状态

在两家上市公司业绩复苏之际,敦南集团本身仍在蒙受损失。

9月2日,“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敦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敦安集团”)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 - 与去年同期相比,2.41亿元。这是2.73亿元。

2019年上半年,敦南集团财务费用9.38亿元,同比增长35.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03亿元,去年同期为2.09亿元;融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42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为-26.24亿元人民币。

截至2019年6月30日,敦安集团资产总额为598.24亿元,负债总额为465.71亿元。

敦安集团是浙江的一家大型民营企业。近年来,敦南集团的借款迅速扩张。其业务已经扩展到许多领域,如精密制造和先进设备,民用爆炸物,新能源,新材料,现代农业和投资管理。浙江省明星民营企业。然而,在2018年5月,Dunan集团的债务问题爆发了。

邓南集团后来承认,流动性危机的开始是因为该公司自2018年以来先后承担了多笔债券,消耗了大量公司自身的经营现金流,而且2018年4月发行的12亿股超短期融资券尚未成功发行,导致流动性问题。

根据敦南集团2018年年报,公司2018年末的净资产为156.98亿元,2018年的净利润为-402.4亿元。损失金额达到净资产的25.63%。

在重大损失事件公告中,敦南集团表示,2018年5月流动性危机发生后,公司实施“瘦身健身”,完善和强化核心产业,开始处置非核心资产和业务。涉及的子公司订单萎缩,人员流动性大,外部宏观环境发生变化,导致实际经营业绩低于预期。

盾牌安全性继续发生变化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危机爆发前后,敦南集团多次开展自救和资产处置。

自今年5月起,中国信达已经将后者的资产作为Dunan集团的托管人。

根据中国信达的官方网站消息,中国信达与森河集团和华创风能有限公司签署了资产托管协议,该协议将中国信达视为敦南集团的资产托管人,并正式启动托管业务。该集团的两大资产。

中国信达表示,已与敦南集团签订资产托管协议,为建安集团规划具体构想,改善资源配置,剥离非核心主要资产,以降低多元化投资带来的高额投资。债务负担。同时,通过大量重组等手段振兴剥离资产,以促进资产的保值和升值。

在此之前,2018年5月,盾牌公司的上市公司Dunan Environmental宣布,该公司有意将该公司的节能,设备及其他资产和业务出售给中国电子系统科技有限公司,交易目标是浙江敦安节能科技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及设备业务等相关资产及业务。

然而,在9月,Dunan Environment表示,由于各方未能就交易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公司决定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规划。

根据公司的查询,宁波耀江机床制造有限公司完成了股权变更,敦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股东退出。今天,股东是两个自然人,朱江一和李玉林。

此外,浙江多吉盛供应链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吉生供应链”)也发生了工业和商业变化。姚新泉辞去法定代表职务,袁开华接任。

根据以往的资料,宁波耀江机床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数控机床制造商。它是高端设备制造领域的中国500强企业之一。培养的新亮点。

公司的供应链成立于2010年,前身为“浙江敦安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最初由敦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敦安集团”)控股。

在这一点上,该公司的供应链最初由Dunan集团拥有,几乎没有盾牌颜色。

作为多吉盛供应链法定代表人的姚新泉在杜南系统中具有深厚的资格,是敦南集团的创始人之一。

(编辑:赵金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