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室内公然收红包?院方:给专家的报酬

2019

最近有一个医生在手术室里收集红包的视频

在线争议

视频截图

医院是山西省洪洞县人民医院。自2019年8月以来,该视频已在社交平台上流传。视频显示,穿着手术服的医生从病人家中抢走了厚重的衣服。一美元

9月17日晚上,媒体联系了视频中汇款的那一方,并得知事件发生在7月20日→

同一天,来自洪洞县的62岁的韩春林在洪洞县人民医院脑梗死神经外科接受支架手术,并被收取了1万元的费用。医院说是给北京天坛医院宋姓专家的。专家收费,但医院没有给出收据。

手术后,韩春林不得不离开医院,因为他在医院花了数万美元,没有钱继续治疗。

医院反应

关于红包

9月18日上午,记者拨打了洪洞县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王宝的电话。对方说,这10000元的确是对北京专家的奖励,病人的家属也是事先得到的。同意。

关于为什么没有从医院的财务中带走病人并在手术室向病人收费,王宝承认这确实是“标准较低”,但“下面的医院都是这样。”

关于治疗

他还否认韩春林尚未康复,并说手术非常成功。王宝还说,卫生局已经介入此事,事情有所平息。

律师的陈述

北京艺凯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峰:

在此事件中,医院明显违反了规定。

2005年7月1日生效的第《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号第15条(卫生部第42号法令)规定:“邀请医疗机构支付诊疗费,应统一支付给医疗机构。方式,不得向咨询医生自己支付。由于咨询产生的收入,医疗机构应当纳入单位财务部门的统一核算。”

换句话说,邀请专家的费用应由医院的资金支付,而不应由手术室的患者家人直接支付。

《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第17条还规定:“医师不得从患者及其家人那里收受金钱或向其索要金钱,并且不得提取其他不当利益。”

这表明:

在此事件中,洪洞县人民医院和北京天坛医院看望的姓宋医生的名字违反了上述规定。

来源:《新晚报》,《大白新闻》,《每日快报》

版权属于原始作者。如有侵权,请与编辑联系以删除

编辑:高昌

编辑:王伟,李伟,侯红玲

最终评论:马力张晓阳

最近有一个医生在手术室里收集红包的视频

在线争议

视频截图

医院是山西省洪洞县人民医院。自2019年8月以来,该视频已在社交平台上流传。视频显示,穿着手术服的医生从病人家中抢走了厚重的衣服。一美元

9月17日晚上,媒体联系了视频中汇款的那一方,并得知事件发生在7月20日→

同一天,来自洪洞县的62岁的韩春林在洪洞县人民医院脑梗死神经外科接受支架手术,并被收取了1万元的费用。医院说是给北京天坛医院宋姓专家的。专家收费,但医院没有给出收据。

手术后,韩春林不得不离开医院,因为他在医院花了数万美元,没有钱继续治疗。

医院反应

关于红包

9月18日上午,记者拨打了洪洞县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王宝的电话。对方说,这10000元的确是对北京专家的奖励,病人的家属也是事先得到的。同意。

关于为什么没有从医院的财务中带走病人并在手术室向病人收费,王宝承认这确实是“标准较低”,但“下面的医院都是这样。”

关于治疗

他还否认韩春林尚未康复,并说手术非常成功。王宝还说,卫生局已经介入此事,事情有所平息。

律师的陈述

北京艺凯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峰:

在此事件中,医院明显违反了规定。

2005年7月1日生效的第《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号第15条(卫生部第42号法令)规定:“邀请医疗机构支付诊疗费,应统一支付给医疗机构。方式,不得向咨询医生自己支付。由于咨询产生的收入,医疗机构应当纳入单位财务部门的统一核算。”

换句话说,邀请专家的费用应由医院的资金支付,而不应由手术室的患者家人直接支付。

《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第17条还规定:“医师不得从患者及其家人那里收受金钱或向其索要金钱,并且不得提取其他不当利益。”

这表明:

在此事件中,洪洞县人民医院和北京天坛医院看望的姓宋医生的名字违反了上述规定。

来源:《新晚报》,《大白新闻》,《每日快报》

版权属于原始作者。如有侵权,请与编辑联系以删除

编辑:高昌

编辑:王伟,李伟,侯红玲

最终评论:马力张晓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