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要停牌了!一条微信牵出一桩内幕交易 亏钱还被罚

我们要暂停营业了!微信账户导致内幕交易,赔钱,被罚款!

失去妻子和军队,内幕交易损失被罚款另一起案件

10月28日,新疆证监局发布了六项行政处罚决定,均为“宁波航运()”内幕交易罚款

有趣的是,这六个人的内幕交易发生在2018年股市单边下跌的时候。他们都遭受了损失,最终被证监局罚款3万至20万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过来看看基金经理。

内幕事件:宁波航运重大资产重组

事件背景如下:2012年10月,浙江能源集团有限公司通过股权收购成为宁波航运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间接持有宁波航运有限公司41.90%的股份

为了解决同业间的竞争问题,振能集团承诺在五年内以适当的方式将其相关资产注入宁波航运。 这就是下一个场景

2017年11月15日,宁波船务召开资产重组计划策划会议,确定整体重组计划:宁波船务计划以现金方式发行或购买浙江能源集团旗下四家公司的股份:浙江复兴船务有限公司、浙江能源同利船务有限公司、宁波江海船务有限公司、宁波北仑船务有限公司

同时,会议决定在下一阶段推进与上海海虹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北仑航运股东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实现宁波航运与北仑航运的融合。 2017年12月25日,该决定得到讨论和批准,北仑航运合并其上市公司名单

2018年1月3日至18日,海洋资产整合项目相关工作继续推进。1月19日,宁波航运就重大问题发布暂停公告;2月2日,宁波航运发布重大资产重组暂停公告

中国证监会认为,上述宁波航运的重大资产重组和通过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整合北仑航运的计划都是重大事件,构成内幕信息 该信息最迟将于2017年11月15日形成,并将于2018年1月26日公布。

六名内幕交易者是谁?

那么,六个人中谁因内幕交易而受到惩罚?他们怎么都知道内幕消息?

1。知情人张谋东的配偶徐杨于2018年1月17日成为知情人,当时张谋东以浙江能源集团董事会秘书兼办公室副主任的身份出席了浙江能源集团董事会投资委员会会议,并了解了内幕信息。

那天,张谋东会后和徐杨村谈了话。 徐杨因此得知了内幕消息

2。北仑航运公司总会计师丁方圆于2017年12月25日出席宁波航运《一致行动人协议》研讨会,了解内幕信息,成为内幕信息的知情人。

3.北仑船务办公室主任严凯歌于2017年12月25日出席宁波航务《一致行动人协议》研讨会。12月29日,他从宁波海运局收到《关于提供资料真实、准确和完整的承诺函》(以下简称《承诺函》),了解内幕信息,成为内幕信息的知情人。

4。北仑航运公司总经理陈明在2017年11月15日陈明出席资产重组计划策划会议时被告知内幕消息。他是内幕消息的知情人。

5。胡牟波的配偶胡孟非,2018年1月9日,北仑船务董事会高董事获悉,北仑船务作为宁波船务资产重组的目标公司,高董事不能再买卖宁波船务股票。胡牟波作为北仑航运局监管人,因此了解了内幕信息,成为内幕人士

2018年1月9日16: 15,胡慕博在他的家庭微信群中告诉胡孟非,“今天海事局局长来通知我们,我们不允许收购宁波船务”和“停业在即” 汉弗莱因此得知了内幕消息

根据他后来的辩护,他说他不明白《证券法》。他认为,胡牟波在声明“今天大海来通知我们,我们不允许购买宁波船务”中的“我们”仅指北仑船务总监高,他本人不属于禁止交易的范围。

6.内幕信息知情人牟林的女儿莉娜,2018年1月4日,牟林作为海虹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参加了关于各方一致同意的讨论会议。1月8日,海虹集团召开业务办公会议,审议通过一致行动协议。林出席了会议,会后签署了协议。林因此得知了内幕消息,成为内幕消息的知情人。

2018年1月8日晚,莉娜向父亲牟林询问宁波航运的重组事宜。 莉娜由此得知了内幕消息

所有内幕交易都赔钱,被证监局罚款。

宁波航运因重组于2018年1月暂停交易,直到5月才恢复交易

出人意料的是,复牌后,宁波航运并没有看到重组消息的大幅上升。相反,该指数在同一天下跌了7%以上,此后没有明显上升

没过多久,a股开始单边下跌半年。

根据Wind数据,宁波航运的股价走势如下:停牌前一两个月,股价在5元至5.4元之间,这也是6名内幕交易者的买入区间;复牌半个月后,股价在4.4元至5元之间。从2018年6月起,人民币汇率开始随市场下跌,10月份达到最低3.05元。

目前宁波航运的最新价格约为3.7元

因此,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场景:这六个人在2017年末或2018年初买下了宁波航运,只有一个人在恢复交易后赔钱。在一路下跌之后,损失增加了,投机变成了投资,直到2019年2月,剩下的五个人仍然没有卖出他们的股票,账面处于浮动损失状态,最后中国证监会命令他们依法处理他们持有的证券并处以罚款。

1。徐杨因内幕交易损失超过10万元被罚款20万元。

2018年1月18日,徐杨将200万元转入其表弟的“冯Mouliang”基金账户,该账户当日买入“宁波航运”40.5万股,交易金额为202.39万元 2018年5月28日至29日,全部售出,成交金额193.44万元。扣除佣金税费后,损失为104,100元。 新疆证监局罚款徐杨20万元

2。丁方圆在内幕交易中账面损失约1万元,被罚款5万元。

2017年12月27日至29日,丁方圆名下的两个证券账户买入宁波船务股份,交易金额约为12.1万元。 截至2019年2月19日,未售账户中持有的宁波船务股份账面损失约为1万元。 新疆证监局责令其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5万元罚款。

3。严凯歌因内幕交易损失约人民币1万元,2018年1月4日被罚款人民币5万元。闫凯歌在一个证券账户中一次性买入宁波船舶股份,交易金额约为人民币11万元 截至2019年2月19日,未售账户中持有的宁波船务股份出现账面亏损。28元 新疆证监局责令其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5万元罚款。

4.2017年11月17日至2017年12月27日,陈明因内幕交易损失近3万元人民币,被罚款5万元。“陈明”证券账户累计买入“宁波航运”股票,交易价值219,200元。 截至2019年2月19日,未售账户持有的宁波航运股账面亏损人民币元。 新疆证监局责令其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5万元罚款。

5。汉弗莱因内幕交易损失约1万元人民币,并被罚款3万元人民币。

汉弗莱于2018年1月10日至11日购买宁波远洋运输股份,交易总额约为人民币11万元 截至2019年2月19日,未售账户中持有的宁波船务股份出现账面亏损。19元 新疆证监局责令其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3万元罚款。

6。莉娜因内幕交易账面损失18,600元,被罚款30,000元。

莉娜证券账户于2018年1月10日购买宁波船务股份,交易金额为人民币204,500元 截至2019年2月19日,未售账户中持有的宁波船务股份出现账面亏损。44元 新疆证监局责令其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3万元罚款。

(责任编辑:赵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