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年轻人,美国信不得

香港《南华早报》 11月3日文章,原标题:美国不是香港抗议者的朋友:它会随时抛弃他们,就像对库尔德人讽刺一样。 正当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时,美国出卖了叙利亚库尔德人 这两件事合在一起让人们想起一句老话:一个国家没有朋友,只有利益。

一些香港大学生看到他们中的一些人与美国副总统伯恩斯、国务卿庞贝等合影时非常兴奋。 他们很严肃,但不幼稚。他们应该好好看看历史课。 盟友被背叛或大学生被牺牲,这在美国现实的政治祭坛上数不胜数。 让我们看看过去一个世纪美国背信弃义的例子。

首先看看古老的美西战争 当时,许多菲律宾人与美国人并肩作战,认为他们是在为民族解放而战,但美国政府有其他计划,后来占领了这些岛屿。 从那以后,美国海军陆战队已经战斗多年,杀死了20,000名菲律宾士兵和200,000名平民。 当时,一名美军指挥官对他的对手说,“你杀得越多,烧得越厉害,我就越开心。” "

让我们看一个更近的例子。 1973年,美国在智利发动政变,推翻民主选举的阿连德政府。 跨国公司觊觎智利铜矿。阿连德不想要33,354美国政府不喜欢这样 政变之后,皮诺切特对左翼、工会活动分子和大学生发动了恐怖袭击,3000人被即决处决,数万人遭受酷刑。 智利已经成为美国在拉丁美洲南部计划的更大的“秃鹰行动”的一部分 主要受害者是学生和教师 迄今为止,阿根廷母亲仍在寻找“失踪”的孩子。

20世纪80年代,我们抗议美国干涉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尼加拉瓜。 当时任何熟悉中美洲的人都知道,几乎每一个实施酷刑或暗杀的领导人都与代理美国领导人有关或受其启发。

所有这些事件都有一个共同的线索 美国的干预仅仅是出于自身利益。 因此,香港大学生,请注意,你是战略抵押品,可能被用来实现短期目标,但从过去的历史来看,结果往往是非常悲惨的。 (由汤姆格林姆和陈俊安翻译)